オオカミ•レーザー•ライアー

二狼,特摄狂魔,喜欢诗岛刚喜欢风切大和喜欢九条贵利矢,冷cp专业户所以不得不通吃。虽然立志作文手画手可惜是个废物,推文专业户。除了日剧、v6、部分阴阳师相关和部分法医秦明林秦林,其余几乎都不吃,如果首页太多其他相关可能会取关请见谅☆

【花九】『假面骑士EX-AID』《Zombie》(三)

感觉流水账一样了。只想开脑洞不想写文,我已经完全咸鱼了。世界再见2333333333


——————————————————————————————


  即使明面上只当多了个物件,可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存在才能够如此的不合理,花家其实心里好奇的很。就算九条不先提起,花家大概也会趁他不备弄下些研究的素材。


  但九条先嬉皮笑脸的,自顾自似的说了出来:“那么难得的样本躺在你的床上,你也不准备对它做些什么?”对于这种听起来几乎调情一样的话花家自是不搭理的,性子使然又或者是什么莫名的火气,九条每次这么说完都会觉得取样时的花家下手又重了几分,最后还是自行放弃了这种玩笑。


  取样的时候花家从不多说什么,只是冷着脸向九条伸出手去。看似默契,九条把左臂搭过去任花家并不算温柔的解开缠着重重叠叠的绷带,露出下面杂乱的伤口和整齐的刀口。说是提取不过是美化,取一些旧的伤口切面或者制造一些新的伤口不可能不感到疼痛。而九条只是声音带笑的鬼叫上几声,和街边打了架受了伤后相互擦酒精的小混混无二。至于真实的感受,花家感受不到也没兴趣知道。


  其他的时候九条还是随着自己的性子胡来的,即使他已经不再像过去花家见到的那样,四处老鼠似的打探情报。九条要不然就是窝在花家那张单人病床上不知在想些什么,要不然就是缩在隔壁的房间很久也不露一次面。当花家久喊不见人影,不耐烦的去那里找他的时候,才发现那里已经被改成了小型的实验室。九条正背对着他,凑近了台灯的光亮看着几个培养皿。


  放轻了本就细微的脚步,几乎没有响动的接近,只是最后还有个十几步时,九条还是猛地转过头来,欠揍的开了口:“喂,你这还要吓唬我?”花家冷哼一声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但他又觉得自己本来便不想告诉对方什么。


  九条能够感受到锁定到生物,花家其实试了很多次,多到九条可能都察觉到了自己的目的。这和那些游戏中设定的僵尸的共通点再次该死的多了一条,可还会有多少相似的点出现,谁也说不清。


  花家无意识的转着卡带坐在电脑前出神。他毕竟还是一个医生,当他听到动静回过神时,终是晚了一步。事情快到他只来得及抬起手臂,勉强挡住了扑过来的身形。与小臂传来的疼痛相比,一种类似于体力的抽空感更让花家感到心神不宁,下意识的花家便骂出了声:“九条你他妈干什么!”


  此时的九条没了平日算计人的狡猾样子,单单像是某种野兽一般,不,这就是饿极了野兽。闪着诡异红光的瞳孔映出了花家的面孔,甚至能够看清他因为疼痛而皱起的眉。


  他又不只是一个医生,花家反应也快的出奇,九条的牵制只是放轻了一瞬,下一秒他便已经被反剪了双手狠狠地砸在了墙上。花家下手从没在意过轻重,一个平肘中了九条的太阳穴立刻便起了效果。或者说效果太好了也说不定,方才还陷入狂暴的九条现在已经倒在了地上动也不动了。


  没有去管地上的家伙,看着自己小臂上整齐又深陷入肉的牙印,花家的语气中难得的带着怒气:“那家伙······”勉力把伤口藏在绷带之下,忍痛摸上了玩家驱动器。


  和自己担心的一样,骑士能量条缺了近乎一半。








——————————————————————————————


感觉自己脑内的花九相处模式,真是,非常糟糕ORZ虽然也没办法······一个是骗子另一个也不肯把自己表达出来。

评论(7)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