オオカミ•レーザー•ライアー

二狼,特摄狂魔,喜欢诗岛刚喜欢风切大和喜欢九条贵利矢,冷cp专业户所以不得不通吃。虽然立志作文手画手可惜是个废物,推文专业户。除了日剧、v6、部分阴阳师相关和部分法医秦明林秦林,其余几乎都不吃,如果首页太多其他相关可能会取关请见谅☆

【九梦】『假面骑士EX-AID』《永梦与夏威夷》

    自己没去过,所以纯粹瞎扯。心情很复杂,只是想写东西,于是也没有查资料。如果有错的地方,可能以后平静下来了会修改。嗯,没别的了。

  

  

  

  永梦正在去夏威夷。

  自己明明并不喜欢热的地方,也不喜欢水。“那两样东西可都是游戏机的大敌!”他这么抱怨着。

  今年的圣诞节,一张不知是谁赠与的机票寄到了自己手里,去机场查询也只得到了客户身份无可奉告的官方回答。

  就像是一个陷阱一般,不,连陷阱都不是。摆在眼前,明晃晃的告诉人我要算计你。这种感觉过于熟悉,却完全想不起来究竟是谁。

  自己只是一个刚转正不久的儿科医生,没什么交际圈,也没有什么名气,更谈不上会有什么来用这种手段来讨好自己的人。唯一的喜好是游戏,即使是刚刚才结束了和游戏病毒费尽心力斗智斗勇的一整年,现在还处在心力憔悴到身体像是被掏空了一样的阶段,但这并不影响自己对于游戏的热情。

  犹豫了许久永梦还是选择了去追赶即将起飞的飞机,现实生活中的解密游戏可不是随便就能遇到的。青年的嘴角挂着自信甚至有些自傲的笑:“看我一命通关哦。”

  飞机落地,永梦背着那个毫无特色的双肩包站在檀香山机场门口,深吸了一口热带那带着湿咸气息的空气。然后把自己怀中的游戏机裹的更加严实,才踏出了第一步。

  永梦没能再得到任何提示,记忆本身便是最大的提示。本不可能在脑海中出现过的事物,在看到那些风景时突然蹦了出来。就好像自己曾经来过,或者是了解过一样。

  怎么可能。永梦笑出声,不以为然。既视感毕竟还是能用科学解释的东西,大概是看的电影带入了也说不定。这么说着,永梦却依旧下意识的找寻着熟悉的场景。

  各个岛屿都有让自己热闹之处,本就不是冷漠的性子,永梦渐渐的乐在其中。小孩子似的四处张望,目光最后定在了衬衫上。张扬的花色让自己移不开目光,自己的口味终于脱离了T恤转向了花俏么?永梦一头黑线,最后还是买了下来甚至借了餐厅的卫生间直接穿在了身上。

  洗手的时候,永梦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莫名的伸出手把头发的卷翘用水沾湿,刘海向右边拨过去更多。

  像极了一个人。

  是谁?

  不知道。

  恍惚中听到了雨声,和那一句“不要忘记了啊”。

  我,忘了什么?

  想不起来。毫无理由。一切都像是被遗忘的计划。只要进行了开头,接下来该做什么会做什么都不用再去考虑。就像是,被安排好了的游戏。

  该死的,又是游戏。永梦第一次对于游戏本身产生了迷茫。是进行下去还是退出,眼前几乎冒出选项一样。他终于感受到了压力,逃也似的离开了夏威夷。自己是一个玩家,而不是只能走预定好的路线的NPC。永梦放弃了探寻游戏的结局。

  GAME PLAYER M IS LEFT THE GAME.

  即使是回到了日本,那句话还是在自己的脑内无法遗忘。也不是没有去问过镜飞彩,甚至去问过自己依旧有些害怕的花家大我。没有得到答案,他们就像是串通好了一样,说着同样的答案。“儿科医,你是没有睡醒么?”

  夏威夷的旅行就像是一个梦一样,一旦从梦中醒来重新投入忙碌的日常,再奇怪的事情都会来不及去思考。很快的,这件事情就被永梦抛到了脑后。

  永梦去过夏威夷。

  仅此而已,

  

 END

  

  

  

  写在后面

  出发点不用说,一定是因为11集预告的刀。这里的开端就是,永梦圣诞节之前听说了九条喜欢夏威夷,于是和人闲聊的时候也表现出了对于夏威夷的兴趣。而九条的小心机就是通过迷之手段预订了一年后寄到双方家中的机票,想要两个人一起去旅游。但没有想到的是,甚至还没有到第二年,这个想法便永远的搁浅了。九条在离开之前对着永梦所说的“永梦,不要忘记了”便被永梦一直记在心里,不停的告诉自己不要忘记九条与他说的一切。曾经有过的一个脑洞一样的想法,如果一直看一个字就会渐渐变得不认得,那么如果一直对自己重复一句话或者一件事情呢?永梦忘记了九条。记得卡带,记得战斗,记得BUGSTER,唯独忘记了九条。在这个毫无合理性的脑洞下,产生的这篇文章。

  最后非常感谢看到这里。

评论(18)
热度(22)